查看今日天氣
文字大小
宮崎縣簡介

「世界農業遺產」
建設永續生存的村莊

世界農業遺產
世界農業遺產
世界農業遺產
世界農業遺產
世界農業遺產
世界農業遺產
世界農業遺產
世界農業遺產

結合農林業的食物生產與地方社區

世界農業遺產

獲認定為「世界農業遺產」的山村

「高千穗鄉與椎葉山地區」位於九州中央地區,從宮崎機場驅車北上約需2小時車程,這裡於2015年獲聯合國糧農組織(FAO)認定為「世界農業遺產」*。

「這條路真的能走嗎?」

自從本地區在2015年獲認定為「世界農業遺產」之後,參觀訪客與日俱增。引導參觀者通往獲認定山區地帶的田間道路盡是羊腸小徑,讓人不禁心生不安,忍不住發出上述疑問。不過,看在本地人眼裡,這樣的提問著實可笑。

本地區在陡峭高山圍繞下,直到數年前東九州高速公路開通之前,要前往宮崎中心地帶的宮崎市區必須花上3個半到4小時的車程,儼然是個秘境之地。若以關東地區的交通來比喻,大約是從東京市中心駕車到長野縣白馬山的所需時間。這裡是典型的丘陵山區,面臨少子老齡化造成的勞動人口不足與缺乏就業機會的雙重困境。「該如何面對並解決這些問題?」,「如何守護並傳承地區特色?」。如今已到了若不全力以赴將難以維持地方社區存續的局面。因此,本地區現正勇於面對並全力解決這些問題。

世界農業遺產

與諸神合為一體的地方社區

日本代表性能量景點的伊勢神宮就在本地區,裡面供奉著日本人之祖「天照大御神」。本地區流傳著許多關於「天照大御神」的神話,也保留多項歷史遺跡,「神祇」與「神樂」構成了本地居民日常生活的重心。

光就文獻記載來看,本地區的「神樂」流傳至今已700餘年,是一種人們對諸神與五穀豐收表達感謝之心,並對嚴峻大自然衷心祈禱的「祭神儀式」,同時也作為串連起山村居民的紐帶,成為社區網絡的基礎。

高千穗鄉與椎葉山地區在全力守護「農林業、神樂文化、地方社區」的同時,也一同保持經濟發展與文化發展,成了讓每一位遊客流連忘返的人氣地區。

距高千穗町公所約3分鐘車程的高千穗神社,除了下大雪或颱風天之外,自夜間8點起上演神樂,不需預約即可欣賞。此項祭神儀式每晚都會吸引眾多遊客,從將近50年前開始即全年365天不間斷地進行表演。或許是因為本地區對於向外界持續傳達自身文化的重要性與其中樂趣有著深刻的理解,才產生這份執著。

世界農業遺產

為在嚴峻的自然環境中生活而代代相傳的互助精神

在嚴峻的環境下想要長久定居,天天都得想辦法適應和融入。利用人工生產與儲存包含原材料在內的食物是基本功,而鄰里鄉親間的彼此關照與互助分享更是山間農村地區的生命線。崇山峻嶺圍繞下的高千穗鄉與椎葉山正因為土地貧瘠,適合耕作的農地有限,有著「每一個居民都是地區發展的推手」的強烈意識,并具有一種精神——在珍惜展現地區情誼的「神樂」的同時,也積極建立人們之間的新連結。另一方面,由於農業勞動力不足而對傳統農業的傳承產生強烈危機感,人們在感受時代變化之下,也時常思考如何讓最真實的居民生活、本地風情及農業傳承到下一代,並為此全力以赴。若有所懈怠,將面臨「村落被時代淘汰」的危機。而這份努力終於開花結果,獲得「世界農業遺產」的認定。

現在,從宮崎機場出發約2小時車程即可抵達日之影町和高千穗町,再向前行30分鐘就能抵達五瀬町、諸塚村及椎葉村。本地區處處都是散發人們生活氣息的林間療癒景點,也有多處被公認是日本國家起源的遺跡與神社,具有一種擄獲人心的莫名吸引力,只要去過一次就會愛上甚至一去再去。

*世界農業遺產是由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授予認定的一種制度。授予對象是在適應社會與環境的同時,歷經多個世代形成的傳統農林水產業,以及其中所孕育的文化、景觀、生物多様性等因素合為一體且具有全球重要性的農林水產業系統。
(節錄自日本農林水產省網站)

阿部健一
訪談 總合地球環境學研究所 研究基盤國際中心交流部門 部門長兼教授阿部健一 先生

阿部健一先生曾擔任認定「世界農業遺產」的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調查團成員。我們請他來談談高千穗鄉與椎葉山地區有何迷人之處。

本地區的「美味高千穗牛」、「美味原木栽培香菇」、「美味傳統釜炒茶(炒青綠茶)」及「優美梯田」,乍看之下似乎全都是從前曾經存在日本各地的農業,如今靜靜地延續到現代罷了。但只要深入觀察更深層的底蘊,就會發現專屬於本地區的特色

凝望著群山之間遼闊的梯田,眼前隱隱浮現那些為優美風景描繪第一筆的山腰水渠。在沒有動力挖土機和傾泥車等大型機械的明治時代,人們就已在山腰間開鑿出長達數十公里的彎延水渠。拜這些水渠之賜,讓原本別說稻子就連小麥都無法栽種的本地區得以開始種植稻米。

此外,本地區的農業基本上屬於小型複合農業。本地農家不但「養牛」、「種稻」,還「栽花」、「製作蒟蒻」並「編稻草工藝品」來銷售,各種事業都略有涉獵。這裡存在一種可長久發展的多元化農業,這應與追求生產效能和經濟性的近代農業有所區隔。一家人各自發揮長才。需要長期參與的山間農作以及冬季農閒期栽種香菇,正是將堪稱是本地區唯一資源的家族勞動力發揮至極限的巧思。

另外,針對本地區的特異性,阿部先生提出了以下看法: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神樂」。目前全世界糧食生產力約有7至8成是依賴小型農業支撐。而小型農業的共通之處就在於表現出對自然的感謝與敬畏之心的「祭神儀式」「祭典」。「祭神儀式」和「祭典」已經在依賴大自然的全球農業中成為了基礎。而在本地區,「祭神儀式」和「祭典」更深入紮根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這些儀式祭典具有一種能量,可將祖先代代守護的「非可視」的大自然與生計支柱轉化為在本地生活所需的養分,在世代之間傳承延續讓所有人得以在此地成長茁壯。而且,人們對於其形態的逐漸變化,也展現果斷之心毫不躊躇。本地農業具備足以因應未來發展的多重功能,愈是深入探索愈能感受這塊土地令人著迷的魅力。